<tr id="meqni"><tt id="meqni"></tt></tr><rt id="meqni"></rt>
<optgroup id="meqni"></optgroup>
  • <object id="meqni"></object>
    1. 劉永行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  億萬富翁劉永行:我只想談談我的那條腿

        3月9日,美國《福布斯》雜志2006年度全球富豪排行榜新鮮出爐,除了比爾·蓋茨毫無懸念地再執牛耳外,資產超過10億美元的8位中國內地富豪也躋身“富人俱樂部”行列,其中就有身價13億美元的劉永行。但他似乎有意回避財富兩字,只對記者說:我倒更想談談我的那條腿。

        腿?億萬富豪的腿怎么啦?

        “每天一百元都花不了啊!”

        1999年,劉永行的東方希望集團總部從成都遷往上海浦東,本刊記者采訪過他。當時記者看到劉永行穿著樸素,甚至有點寒酸,禁不住問他每天要花多少錢,他樂呵呵地說:每天也就一百元吧。7年后的今天,記者見到他時重新提起這次采訪,他又憨厚地笑了:“每天一百元都花不了啊。”

        東方希望集團總部在商城路一幢很普通的辦公樓里,而且是與其他公司合用的,銅牌子也是很小的一塊,很容易被外人忽視。但劉永行在中國工商界的實力不容忽視,在中國首創富豪排行榜的胡潤專訪過他,美國《福布斯》雜志在2000年、2001年兩度將他列入中國首富企業家榜單,這次更是將他列入世界級富豪榜。一同上榜的內地富豪還有榮智健、黃光裕、丁磊、許榮茂、郭廣昌、朱孟依,還有劉永行的弟弟劉永好。

        提及此事,劉永行一點也不感到意外,也沒流露出一絲興奮,他認為這是美國人對他企業的一種估值,包含了《福布斯》對他的良好預期,而且這種預期是對中國成長性好、財務情況良好、有足夠誠信度的民營企業的總體評判。

        劉永行說:“我是苦出身,以前對財富是渴望的,但這些年來隨著企業的不斷擴張,心態開始平和起來。為什么呢?目前國內私營企業的創業、競爭環境正在得到改善,通過努力工作,都可以致富,心態當然會變得平和起來。財富代表了一種過去的成功和將來創業所處的位置。再說,我不喜歡炫耀自己的財富,沒那個習慣,我一個人能用多少錢呢?我用不來啊。”會議室的大窗子對著街道,有散射光漫進來,他說話說得熱了,就脫了外套,里面是一件白襯衫,看上去質地一般,有點皺巴。劉永行曾經花400元買了11件襯衫,這不會是11件里的一件吧。

        “當然《福布斯》的這個排名也有積極意義,西方國家一直都不相信中國的改革開放能夠持續下去,但是這個排名正好是中國個人財富的一個標志,這有助于西方了解我們開放的決心。正是因為這個,所以《福布斯》的記者來我們這里的時候,我們是一直提供方便的。”他補充說道。“我其實更看重國內的幾個排名。”

        2002年,劉永行被評為“CCTV中國經濟十大年度人物”。2003年獲得“中國光彩事業獎章”,理由是劉永行長期來支持老少邊窮地區的經濟建設。在最新一期東方希望的企業報上,記者還發現東方希望被家鄉成都評為十大慈善企業,劉永行以一種慈父般的體貼讓全市19個區縣的低保家庭孩子每天吃上一個雞蛋。

        “現在我們拼什么?”

        希望集團是從飼料行業掘得第一桶金的,形勢日益嚴峻的禽流感對他的企業有無影響呢?“影響是有的,家禽飼料這一塊產量少了,但我們豬飼料這一塊增加了,所以對總的盤子影響不大。”劉永行說。

        記者問:“飼料行業是一個微利行業,從全國范圍考察,盈利能力正在萎縮,東方希望是否也存在虧損的威脅?”

        劉永行回答:“目前全國有13000家飼料企業,這幾年的競爭淘汰了20%。現在還是每年關閉2000家,但不斷有人沖進來,保持這個常態。競爭是相當激烈的,行業總體是維持著微利水平。而我們東方希望占全國飼料產量的7%左右,由于處于行業優勢地位,還能實現盈利。整個希望集團在全國有150家飼料生產企業,東方希望從分家時的近十家發展到今天已經有100家了,在上海也有3家。接下來我們將到海外辦廠,計劃是辦50家,目前在越南已經試了幾家,很成功。我們為什么能盈利?除了規模經營外,主要是提升這個行業的科技含量,占領飼料行業高端市場的策略是保持較高利潤的關鍵。比如過去5至8斤飼料出一斤豬肉,現在2斤飼料就可以換來一斤豬肉,成本降低了,效益就出來了,養豬農民就可以多得實惠。今年全國兩會最熱門的話題就是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,那么向農民提供優質的飼料就是落實中央精神的最好舉措。”

        劉永行認為10年后,整個中國的飼料行業只會留下十分之一的企業,也就是1300家。“改革開放到今天,民營企業走過了不平凡的路,商海搏浪,有沉有浮,有進有退,過去我們拼的是膽量,后來拼技術,再后來拼規模,現在拼什么呢?我看是效率。有一次我去韓國考察,西杰集團下面的一個面粉廠,每天加工能力為1500噸,只需要66人,而在我們這里辦一個產量100噸的廠卻要一百多人。我們東方希望的同類企業效率高一點,250噸的產量一般也要七八十人。西杰在中國內蒙的烏蘭浩特也辦了個面粉廠,250噸的產量,雇了155人,與韓國企業有10倍多的差距,賺不到錢嘛,后來只得把這個廠關了。這就是效率的差別,也是我們必須努力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2002年4月,劉永行開始從飼料行業出擊,涉足他陌生的領域,將重工業當作他的第二主業,先與山東信發集團共同組建信發希望鋁業有限公司,后轉戰內蒙古包頭運作鋁電一體化及河南氧化鋁項目。幾乎同時,他還參股金融業,民生銀行、成都商業銀行、光大銀行、上海商業銀行及保險公司都有東方希望的資金注入。不過落戶浦東7年有余,見證了上海樓市的“響尾蛇攀升”,他卻沒有像他的弟弟劉永好那樣投資房地產。對此他是如此解釋的:“有不少人特別瞧不起傳統產業,對飼料行業也有偏見,以為這是檔次低的產業,但我愿意做。社會需要這些瑣碎的、不怎么賺錢的事,別人不做,那我就踏踏實實地做,做好它,還要能賺錢。”

        突然,劉永行話頭一轉:“我們不如來談談我的腿,它讓我想到很多問題。”

      偷拍在线亚洲手机视频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